虽然从表面上看规模和重要性远远比不上前两次

作者: admin 分类: 必发彩票登录娱乐 发布时间: 2018-11-26 11:22
原来,苏家大院门口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被监控镜头给传到了这块屏幕上面,而苏耀国看到了全部。
 
    “爸,您觉得我们的处理方式如何?苏锐刚刚还有点担心,担心让您为难。”
 
    苏无限还是把锅扔给了苏锐,不过,这却是一口好锅。
 
    “我有什么好为难的,活了这么多年,我什么恶劣的状况没见过。”苏耀国的个子不算高,可是现在偏偏给人一种轻松控制全局的感觉。
 
    这种气势是经过了长久的岁月所沉淀在骨子里的,这是沧桑岁月的另外一种符号。
 
    “我认为,苏锐这件事情做的不错。”苏无限说道:“虽然莽撞了点,但是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咱们老苏家。”
 
    苏耀国看了大儿子一眼:“怎么,你是在担心我会斥责他?”
 
    “苏锐也是用心良苦。”苏无限没有正面回答老爷子的问题,反而再度替苏锐说了一句话。
 
    不知道如果苏锐听到了这话,会不会原谅先前苏无限的那一剪刀。
 
    “我不会责备他,毕竟早晚都要有这一次,还不如一鼓作气。”苏耀国说道。
 
    苏无限早就料到老爷子会这样想,不过他的心里也是稍微的松了一松:“所以我才临时做了那个决定。”
 
    虽然苏无限嘴上说的是临时决定,可是,以他的智商,绝对可以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就分析出各种做法所产生的利弊,以及这些利弊会导致的连锁后果。
 
    这是临时的,也是考虑成熟的结果。
 
    他知道,把苏明理一家三口彻底的逐出苏家,肯定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应,这样的手段确实太过激了。
 
    可是,乱世用重典,快刀斩乱麻,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这件事情会拖上很久都得不到解决,也就不符合苏无限的行事风格了。
 
    这样做可能会伤害到一些亲属的感情,但是为了苏家能够更长远更稳定的发展,不得不这样做。
 
    苏耀国点了点头:“无论是小家,还是大家,乃至这个国家,都是一样的道理,日子过得好了,就会有一些人忘了本。”
 
    “爸,我记住了。”苏无限说道:“经过了这次事情,至少可以保证五年的平稳安定。”
 
    “五年后再来一次么?”苏耀国叹了一声,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苏家是他一直的牵挂。
 
    不过,老爷子很快就释然,他自嘲的笑了笑:“不过,五年之后,我可能都已经不在了。”
 
    苏天清着急了:“爸,您别乱说话,太不吉利了。”
 
    苏耀国看着女儿,笑道:“真亏你还是个唯物主义者呢,什么吉利不吉利的,生老病死,都是很正常的,我身体怎么样,我自己清楚。”
 
    苏天清也知道事实如此,可她还是说道:“或许还能有奇迹发生呢!”
 
    “奇迹不过就是让我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罢了。”苏耀国很看得开:“我这一辈子啊,也算是过的不错,满足了。”
 
    满足了。
 
    短短的三个字,道出了无尽的沧桑与感慨,也带着一种大彻大悟的心。
 
    如果人这一辈子,到白发苍苍的时候,能够说出“满足了”这三个字,或许这辈子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遗憾了。
 
    但是苏无限和苏天清都知道,其实老爷子并不是这样的。
 
    他所说的“满足了”这三个字,完全可以等同于“可以知足了”。
 
    重点在“可以”二字,这其实是不一样的。
 
    老爷子是在说服自己,说服自己去知足。
 
    可是,他还是有遗憾的,还是想要亲眼看到很多事情的发生的。
 
    “爸,我想,今天,您至少能够完成一个小小的心愿了。”苏天清看着老爷子的那身老旧中山装,声音轻柔。
 
    苏老爷子并没有接这话茬,而是说道:“你们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不大刀阔斧的去动刀子,一些痼疾就别想清除干净。”
 
    苏无限深深的点了点头:“爸,我知道了,您尽管放心就是。”
 
    轻轻的一句话,却是重重的承诺。
 
    …………
 
    苏锐穿好了一身西装,苏炽烟亲手把领带给他系上。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刚刚用最短的时间洗了个澡,也洗掉了身上的灰尘与血迹。
 
    “坐下,我给你弄个发型。”苏炽烟说道。
 
    “男人弄什么头发。”苏锐对着镜子查看着自己身上的一些细节。
 
    “你就坐下吧,平时很多人求我我都不出手的。”
 
    苏炽烟不由分说的把苏锐按在凳子上,挤了一些发胶在手上,开始精心的给苏锐弄起了发型。
 
    “我可是最顶级的造型师,弄好了之后肯定好看。”苏炽烟一边打理着苏锐的头发,一边说道。
 
    “认祖归宗这件事……”苏锐看着镜中的自己,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我怎么越来越紧张?”
 
    “可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光是紧张。”苏炽烟盯着苏锐的脸,说道。
 
    后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位置,眼中透着纠结:“因为,还有点疼……”
 
    ——————
 
    ps:第四更送上!
 
    大家睡吧,没有第五更了,刚写好,天气降温,姑姑连着两个晚上冻醒了,因为她醒来发现被子都裹在我身上,现在姑姑发烧了,我去陪陪她,大家也早点休息,盖好被子。
 
 第2361章 你是继往开来的那个人!
 
    苏炽烟不愧是娱乐圈中最顶级的造型师,简单的弄了几下,苏锐的发型便让他整个人都显得精神许多,时尚而不失庄重。
 
    对着镜子,看着焕然一新的自己,苏锐感慨的说道:“你这实力,退圈实在太可惜了。”
 
    现在,娱乐圈的事情,苏炽烟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的参与了,对她来说,家族的事情才最重要。
 
    “只能当个爱好了,毕竟有得有失。”苏炽烟早就想通了这一点,因此也并没有什么怅然之色,笑道,“对了,等你以后投资个电影,可以请我去主导整个电影的造型。”
 
    能够成为一部大电影的总造型师,是很多人的梦想。当然,苏炽烟也只是开个玩笑,以她的地位,这种机会唾手可得。
 
    生活就是这样,你明明有能力去过上你想要的生活,可是最终的结果却很难如你所愿。
 
    “可以啊,不过我觉得你这形象都可以去演女一号了,总是呆在幕后太可惜了。”苏锐又说道。
 
    苏炽烟盯着苏锐,似笑非笑。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苏锐很不习惯这样的笑容。
 
    “你以为这样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就能拖着不去认祖归宗了吗?”苏炽烟显然一眼就看穿了苏锐的真正目的,这货看起来是在扯闲篇,实际上就是拖延时间。
 
    真是怂死了。
 
    “认祖归宗,其实说白了,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爹再重新认一遍。”苏锐被识破了内心的想法,有点尴尬,对着镜子理了理衣服,说道,“对了,这衣服那么合身,也是你挑的吧?”
 
    苏炽烟不置可否,她笑着帮苏锐整理了一下,而后拍了拍对方的胸口,那儿心跳的很剧烈:“挺帅一小哥,不过,感觉你紧张的也太厉害了吧。”
 
    “没办法,控制不住的。”苏锐苦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走吧。”
 
    即便他见过无数的大风大浪,面对枪林弹雨都不会皱一皱眉头,可这一次,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不断的告诫自己,这一切没什么,可是,真的没那么简单。
 
    苏炽烟和苏锐站在门口,她说道:“其实,我也有点紧张。”
 
    “你有什么好紧张的,又不是你认爹。”苏锐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今天发生的事情,会对咱们老苏家形成多么深远的影响?”还没等苏锐回答,苏炽烟就自己给出了答案,“不管是哪一方面,这可能都是个里程碑。”
 
    “里程碑……”苏锐自嘲的笑了笑,“什么时候,我竟然也能当得起这三个字了。”
 
    “在这个关键的节点上,你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苏炽烟看着苏锐的眼睛,神情非常认真:“苏锐,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以后苏家的担子都会有一大部分落在你的肩膀上面。”
 
    苏锐听了这话,差点没翻白眼:“你知道的,我喜欢那种闲云野鹤的日子。”
 
    “我也想当个造型师,我喜欢打扮人,不喜欢研究人,可是,结果不还是得这样吗?”苏炽烟拉住了苏锐的手腕:“你说你喜欢闲云野鹤的日子,可是你却连一天这样的生活都没有体会过。我们都是身不由己,很难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
 
    “我知道你的难处。”苏锐也看穿了苏炽烟的想法:“我不会舍苏家而去的。”
 
    他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淡淡的坚定。
 
    既然已经入了这个家门,马上进行认祖归宗,那么苏家的重担,苏锐必须要分担一部分。
 
    他虽然在男女关系上的性格比较小受,但是责任心还是很强的。
 
    苏炽烟深深的点了点头。
 
    身为苏无限的女儿,她以后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苏天清,但是现在,苏炽烟还没有做好准备。毕竟她是女儿家,一下子扛起那么重的担子,心里没有底。
 
    不过,有苏锐和她并肩作战,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去正厅吧。”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沉沉。
 
    他知道,自己终究是躲不过去了,但是,一味的躲避,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不忍心面对家人失望的目光,他想要当得起他们对自己的期望。
 
    所以,苏锐对此义无反顾。
 
    他的脚步也渐渐的坚定了起来。
 
    苏炽烟站在一旁,看着苏锐的样子,眼睛里面露出了笑意。
 
    此时,苏家大院的正厅之中已经坐满了人,可座位是有限的,那些年轻一辈,则是只能站在过道两侧的座位后面,对此翘首以盼。
 
    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充满了期待。
 
    苏家的第三代总体上来说还算可以,虽然也有纨绔子弟,但毕竟是极少数,而且还属于那种敲打敲打就能收敛很长一段时间的。可关键是,苏炽烟,苏法华以及苏战煌等人,并不算特别的拔尖,整体缺少一个箭头式的领军人物。
 
    而苏锐,就是最合适的那一个。
 
    这个男人从出现的那一天起,就携带着一股锐意无限的气质,打服所有,横扫一切,直冲云霄。
 
    如果说在首都所有的年轻人中,选出最出色的那一个,那么可能绝大多数世家中人都会把票投给苏锐。
 
    没有谁比他更加的耀眼。
 
    当苏锐和苏炽烟的身影出现在主路上的时候,说不上为什么,正厅的人们全都屏住了呼吸,有些人的掌心之中甚至已经沁出了汗水。
 
    此时此刻,他们都知道,接下来所发生的场景,极有可能是关乎苏家未来的。
 
    承前启后,继往开来!
 
    苏锐一步步的走来,他觉得自己的双脚很重,很重。
 
    当然,这种重量并不是沉重,而是……厚重。
 
    苏锐看着正厅,他的目光坚定,身形笔直。
 
    曾经在枪林弹雨之中杀进杀出的他,此时要开始面对另外一片战场了。
 
    而在大厅的正座上,还是空着的。
 
    苏锐和苏炽烟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的走入了大厅中央,不知道为什么,先前苏锐几乎紧张的不行,心都要跳出了嗓子眼,可是这时候,他却出奇的镇定了。
 
    望着这简单却古朴的大厅,苏锐眯了眯眼睛,这两年所经历的一切都开始在眼前缓缓浮现。
 
    苏炽烟站在苏锐的侧后方,她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挪动地方。
 
    被所有人注视着,苏锐并没有如芒在背之感,他能够感受得到,这些眼神基本都是善意的,都是欢迎的。
 
    也许是苏家的大环境如此,从这个家族里所走出的绝大部分人,都具有比其他家族更加浓烈的大局观和责任感。
 
    若是换成白家或者欧阳家,一个私生子的认祖归宗,简直能够引起轩然大波,不弄出几场暗杀来都是好事了。
 
    苏锐静静的感受着这大厅里的气氛,这么一个大家族,这么多人,这么多事,老爷子和苏无限这些年来也真的不容易。
 
    在苏锐进入了正厅之后,现场变得更加安静了,那些苏家主要成员们甚至连呼吸都放轻了,落针可闻。
 
    静静的等待了一分钟之后,脚步声从前方传来。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屏风后面。
 
    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人从屏风后面走出来,苏无限和苏天清兄妹两个跟在两侧。
 
    当那一身灰色中山装出现的时候,现场那本就已经非常静谧的气氛顿时变得肃穆而庄重了起来!
 
    所有的苏家人都见过苏老爷子穿过这身衣服,当然,当时年轻一辈们绝大部分都不是在现场,都是后来从电视上看到的。
 
    他们都知道,这身衣服对于老爷子而言,对于整个苏家而言,究竟具有怎样的意义。
 
    他们如果没记错的话,这衣服每一次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对于这个时代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
 
    而现在这身衣服,则是第三次出现了。虽然从表面上看,规模和重要性远远比不上前两次,但是足以说明老爷子是多么的看重苏锐!这个私生子在他心中的地位,或许已经超过了苏无限!
 
    谁又能知道,苏锐这蝴蝶的翅膀稍微动上一动,在未来究竟能够掀起怎样的风浪?
 
    如果苏老爷子再一次穿上这身中山装的消息被传出去的话,恐怕会在首都引起轩然大波!
 
    一件衣服而已,却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继往开来的重要符号了!
 
    苏锐眯了眯眼睛,他看着这穿着中山装的老人,忽然有种浓浓的不真实感。
 
    这是自己的父亲。
 
    苏锐见过父亲很多次了,可是,这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他老人家穿上了这身中山装。
 
    同样的,苏锐以前也只是在电视或者纪录片中看到老人穿上中山装的样子,记得他挥手致意,记得礼炮齐鸣,也记得他周围将士的气壮山河!
 
    无数个像苏耀国一样的人渐渐的老去了,他们的皱纹多了,他们的背驼了,眼花了,身体差了,可是,一个沉睡多年的大国,正在他们这些年的努力之下,迅速崛起,强势的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苏锐不知道回看过多少次当年的大阅兵,想着那铁血无敌的场面,他不禁有些动容。
 
    看着眼前身穿中山装的老人,苏锐竟是本能的一个立正,右手狠狠的划至眉间,敬了一个最标准的军礼!
 
    “首长好!”苏锐声音沙哑的喊道。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