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也都围了上来一时间双方的气势竟有些不相

作者: admin 分类: 必发彩票登录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9-04 13:47
 而在人群的后面,一个身材瘦削脸色苍白的男人坐在轮椅上面,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底流露出浓浓的嘲讽神色。
 
    五年之前,他的肺部几乎遭到了苏锐毁灭性的破坏,经过了几年的辛苦治疗,不知道砸了多少钱下去,他终于能够堪堪的摆脱呼吸机的帮助,自行呼吸了。
 
    病床上的五年时光,也让他的身体抵抗力下降到了最低点,骨瘦如柴,全身虚弱到根本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他就是南宫尧。
 
    这位曾经的南宫家大少爷,被苏锐变成了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心中自然充满了阴厉与愤怒。
 
    他本该拥有的一切,都被那个男人无情的拿走了,所有的荣誉、风光、甚至健康,全部成为过眼云烟,他如何能不恨?
 
    而在这五年来,那个曾经是自己跟屁虫的弟弟,却几乎没来看望过几次,所有人见到自己,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恭敬,甚至转过身还会流露出鄙夷的表情,对于这些,他南宫尧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即便是在今晚,他知晓弟弟即将伏击苏锐,替他正名的同时也顺便替自己报了仇,可是他仍旧坐在最阴暗的角落,一点激动的心情也没有,只是面带嘲讽笑容看着那个亲爱的弟弟的表演。
 
    没有和苏锐对战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家伙有多么的可怕。对于这一点,南宫尧深有体会。
 
    而此时,南宫瞬已经接到了苏锐即将到来的消息,他看着众多亲戚,朗声说道:“五年前,如果没有苏锐,南宫家族不会衰落的如此迅速,而今天,我要扳倒苏锐,让你们见证,南宫家族将从我的手中崛起!”
 
    此时的南宫瞬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派麦太山带领的那五十手下,是怎么被苏锐团灭掉的!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干掉苏锐?”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南宫瞬的堂弟。
 
    看了自己的堂弟一眼,南宫瞬的嘴角掠过不屑的冷笑:“我让他来,他就得来,我让他在这里束手就擒,他就绝对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南宫瞬虽然智商和计谋并不算超一流,比起白秦川等人有点差距,但是从小在豪门世家中长大,耳濡目染的久了,一些手段自然也能使得出来。
 
    他本来就没指望络腮胡子等手下能从苏锐的嘴里套出什么话来,如果能折磨对方固然好,就算折磨不成,自己还是有着很多后手。
 
    看来,自己对丁木阳的判断非常准确,这个家伙依旧对苏锐有着断不掉的情感,得亏自己有事先准备,否则还不得被这个国安重案处的处长给坑死。
 
    不过还好,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都是对过去的告别,也是自己人生的崭新开始。
 
    苏锐乘坐的车子已经到达了那一排警车跟前,那为首的警官看着长长一排挂着国安字样的车队,本想喝止停车的他也张口结舌,眼眸之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都是首都市局刑警大队的警察,今天晚上接到了上面“大领导”的命令,说是要在这里守株待兔抓捕犯罪嫌疑人,由于这位“大领导”的面子实在是太厉害,因此整个市局都不得不慎重起来!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对上的竟然会是国安!
 
    :感谢去把、笑看红尘8612、神剑、wu126、龙轩听雨、紅龜仔、叶知秋f兄弟的月票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435章 你算是什么东西!
 
    由于前面有警车阻拦,因此国安的车子无法驶近南宫家的大门。
 
    “国安重案组办案,你们让开一条通路!”
 
    向锋并没有下车,而是打开车窗,直接对着那个刑警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不得不说,向锋的这一手还真的把在场的警察给震住了,他们一时间面面相觑,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因为在正常机关工作人员的眼中,国安这个神神秘秘的部门似乎总是有些高人一等,每次和他们对上,免不了自身的气势先弱三分。
 
    苏锐坐在后排,并没有下车,他的眼光跨越了几十米距离,定格在南宫家的大门前。
 
    “我们早就接到了命令,绝对不能轻易退让!”刑警队长看着向锋的证件,也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针锋相对的说道:“首都市局刑警大队在此办案,还请国安的同志们不要打扰!”
 
    “是你的案子重要,还是国安的案子重要?”
 
    向锋停下车,站在刑警队长的面前,表情寒冷,咄咄逼人!
 
    刑警队长咽了一口唾沫,寸步不让:“国安办案,首都市局也办案,案子不分大小,再说了,我们是两个系统的,你管不到我们,更不能干涉我们抓捕犯罪嫌疑人!”
 
    “国安的所有案件全部关系到国家安全,你们的案子能和国家安全相提并论吗?”向锋冷冷一笑:“说我们干涉你抓捕嫌疑人,你的嫌疑人在哪里?”
 
    刑警队长名叫刁一平,在首都市局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下一届领导班子调整,极有可能进入一线阵营。尽管他一开始被国安的十几辆车给震惊到了,但是转念一想,他们的这次抓捕行动可是上面的大领导直接下令,出了什么事还有那位爷撑着呢,国安重案组就算再厉害,能跟部里的领导相提并论吗?
 
    自己只要坚守原则,牢牢记住大领导的指示,就一定能够不负其所托,顺利完成任务!
 
    再说了,此次的任务不仅能够攀附上部里领导这条线,更是可以无限的拉近和南宫家族之间的关系,这对自己日后的发展是非常有好处的。
 
    因此,在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后,刁一平就非常坚定的站稳了自己的立场,他已经下了决心,就算国安再强势,也绝对不可能把胜利的果实从他的手中给抢走!
 
    “你问我嫌疑人在哪里?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嫌疑人就在你们国安的车子里!”刁一平指着向锋的鼻子,同样盛气凌人!
 
    他好歹也是正处级干部,在官场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对于某些事情早就看的非常透彻,向锋的级别肯定没有他的高,因此这位刑警队长也是有恃无恐!
 
    国安再强势又怎样?该办事的时候,也得按照程序一步一步来!
 
    “在我的车里?”向锋身上的气势骤然爆发:“那好,我现在同样怀疑危害到国家安全的嫌疑人也躲藏在你的车里,给我交人!”
 
    这绝对是倒打一耙!
 
    可是向锋却全然不在乎,为了能够帮苏锐一把,就算把这些人用钉耙钉在地上又如何?
 
    在他的身后,十几辆挂着国安牌照的车子全部停了下来,车门打开,那些身经百战的特工从其中杀气腾腾的走出来!
 
    “都给我过来!都来看看国安有多么了不起!”刁一平一挥手,身后的几十个刑警也都围了上来,一时间双方的气势竟有些不相上下!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车门忽然打开,苏锐站了出来。
 
    他一出现,那些警察立刻摆出了严密的态势,而不远处的南宫家族人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五年多以前,苏锐的巅峰战力差点把这个流传了上百年的家族掀了个底朝天,那流血夜的惊恐还依旧深深的烙印在每个人的心底,从来不曾抹去。
 
    或许,很多南宫家人都认为苏锐被驱逐出境五年,已经不足为惧了,但是,当他们时隔五年重又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一股来自于灵魂的颤栗又将他们全身都笼罩在内!
 
    一身白色西装的南宫瞬也看到了苏锐,顿时恨得牙痒痒。
 
    而角落里的南宫尧同样透过人群把目光锁定在苏锐的身上,在这瞬间,他的眼底涌出了浓浓的怨毒。
 
    自己整整过了五年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全都是拜此人所赐!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仿若整个世界都压将过来!南宫家的族人已经感觉到自己呼吸不畅了!
 
    苏锐往南宫瞬的方向瞥了一眼,只是因为这个淡淡的眼神,后者好不容易凝聚起的那种不可一世的气势被骤然打破,浑身僵硬如同木偶,甚至面部肌肉都有些不受控制的发颤!
 
    此时的他不禁想起了麦太山惨死的样子,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李玄的描述可谓是详细之极,这段时间以来,南宫瞬经常会梦到那变成碎渣的身体,来向自己讨命。
 
    刁一平虽然知道首都五年前的流血之夜,可是他并没有意识到,今天晚上要抓捕的对象,就是五年前生生杀穿半个首都的超级猛人!
 
    “我是首都市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刁一平,由于你涉嫌一宗故意杀人案,所以需要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在来到这里之前,刁一平早已把苏锐的样子深深的烙印在了脑海之中!
 
    “让我跟你们走一趟?你的证据呢?”苏锐看了看他,冷冷一笑。
 
    “在场有很多目击证人,如果你认为自己是清白的,那么跟我们回到局里之后,有的是机会来自我澄清。”刁一平盯着苏锐的眼睛,露出玩味的光芒:“当然,清者自清,如果你执意拘捕的话,我更有理由认为你涉嫌故意杀人。”
 
    “你放屁!”
 
    苏锐还来不及说什么,向锋就已经忍不了了,他一把揪住刁一平的领子,单手就把他给提了起来!
 
    向锋可是绝密作训处的顶级特种兵出身!刁一平这种在酒桌上的经验比破案能力更丰富的中年男人在力量上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刁一平的反应倒也不算慢,在被向锋提起来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刻挣扎,而是一只手摸向腰间,准备拔枪!
 
    向锋的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他已经赶在了刁一平之前拔出了对方的配枪,然后随手一扔!
 
    “我是首都市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你知不知道这样对我会造成什么后果?”刁一平满脸涨红,他已经被提的双脚离地,衬衫被从皮带中扯出来,后腰的肥肉和肚皮已经暴露在空气中,刚才高级警官的范儿荡然无存!
 
    他身后的警察们已经全部拔出枪来,虎视眈眈,却没有一个敢轻举妄动!
 
    和国安的生猛举动比起来,他们显得有些太中规中矩了!
 
    “我还
    “公察部直接下的拘捕令?”重复着这一句话,苏锐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神色。
 
    “我看看。”
 
    向锋咬了咬牙,走上前去,伸手就要取过那张拘捕令。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这些警察敢把苏锐抢走,那他舍得一身剐,也要把皇帝拉下马,大不了脱下这身制服回家种地去,自己在当兵之前,本来就是个穷的不能再穷的穷小子,怕个毛线!
 
    不过,他的动作却被苏锐拦了下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